从控制到协同——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商业思考 作者:贺宪亭 一名产业互联网的观察者、 思考者、践行者

2019-10-31 15:04:00
作者:贺宪亭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大潮正在来临,作为传统的实体企业我们如何应对?作为一名产业互联网的观察者、
思考者、践行者,我把这些思考整理出来,希望与产学界的朋友们深度交流,剥开迷雾,见到曙光。
 
互联网改变了什么?
       自互联网诞生以来,先后经历了资讯互联网、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究其本质,互联网在过去所起到的作用是连接、聚合与共享,对商业的改变有三个,分别是空间、时间与关系,空间是最大的改变,以前的商业在空间上被物理范围所制约,自从有了互联网,商业的服务半径被无限放大,服务半径的扩大催生了商业体量的增大,以及成长速度的加快。时间方面的改变,除了企业的成长速度,更多的是由信息无限缩短所带来的包括设计、生产、物流、资金、服务等各个环节的加快,商业的流动速度越来越快,等待时间越来越短。而在商业关系方面的改变是多重的,消费者与商家之间的距离被拉近,链条被缩短,信息的流向从单向到双向。在今后的产业互联网阶段,商家与商家之间的关系会发生更大的变化,由数字化所导致的信息单元正在变得微颗粒化,信息流的密度和分支正在从动静脉进入到毛细血管。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到最终的IOT.,期间伴随的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等这一切技术革新必然导致商业的深入变革,很多行业的终局在今天也许无法想象其全貌,我们的各种预测,充其量是管中窥豹。生产技术会改变生产关系,这一定律会长期延续。

从价值链到价值网,再到价值环
       多年来,波特教授的价值链理论被广泛运用,其适用的范围之广无以有加。传统的商业中,品牌企业对价值链实施主导作用,控制上下游是每家品牌孜孜以求的商业目标,其带来的规模效应是显而易见的。可是,在规模效应的同时,其弊端也在所难免。这种长链条的价值流周期长,风险大,往往造成一个品牌花了巨大代价所生产的商品,最终因为其中的一个环节出了问题而全盘皆输,多年前牛奶行业因为奶农加三聚氰胺而几乎毁掉了整个行业。服装行业中,因为一个季度的设计失误而死亡的品牌屡见不鲜。
 
       互联网时代,由于信息的透明,商家靠控制资源和信息不对称来实现盈利的基础已经不复存在。商业正在越来越回归其本质,那就是通过创新实现商品的价值增值。另外,传统的价值链在不断缩短的同时,渐渐被价值网所取代,很多企业不再只是品牌所控制链的一个环节,而是与更多上下游企业存在着多向性的价值交换,这些价值流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张巨大的价值网。当信息从之前的线性变为网状、并发、实时的时候,企业间的商业活动也就从之前的单一、控制往协同、合作方向发展。
 
       网络技术和数字应用的持续增强正在更大范围地重塑产业形态,目前已经在诸多领域出现了以消费者为核心的价值环模型。

       家装行业有土巴兔,围绕着用户装修需求由平台生态各方分别提供设计、材料、装修、监理等各类服务,与传统的装修公司不同,消费者可以通过平台自主选择不同的设计师、材料商、工程公司以及监理公司等等,这些角色不是传统的由一家品牌公司所控制,而是通过平台而实现价值的协同与合作。
       云衣定制平台设计的价值环模型也是以服装消费者为核心,通过平台为他们匹配不同的设
计、面料、服务和生产,各个利益方不再是价值链上的上下游,而变成了围绕客户的环状结构。在未来,也许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围绕用户的价值环平台。这些平台通过彼此的协同合作,彼此演化融合,逐步演变为欣欣向荣的商业生态。
 
商业生态的演化与熵增
       一个自由的自然生态,随着彼此杂交,在丰富物种的同时,必然使生态关系趋向失控。在商业生态中,随着中小商家主权的加大和主流品牌的控制减弱,商业秩序必然变得复杂无序,也就是熵增会逐步加大。淘宝平台让众多中小企业成长起来的同时,他们之间的竞争也变得更加无序,尤其是由于比价的便捷所致,导致行业利润的整体下滑,甚至出现了一些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所以平台治理是实现产业协同的基础。
 
       作为面向产业的互联网平台,为了实现更好的产业协同,需要通过机制设计和算法优化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和产业效率的提升。也就是通过合理的引导,让熵增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以免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目前重点平台均以用户评价作为优胜劣汰的手段,其实,产业互联网的治理途径远不止这些,算法可以实现更加高效精准的匹配。
 
比数据更重要的是算法
       显然,产业互联网平台会产生大量的数据。其实数据并非越多越好,就象服装定制的MTM系统,基于定数化设计的样版规格海量,但对于超出数据范围的量体数据,系统却无能为力。而以博克为代表的参数化系统则不同,虽然每个样版无需设置海量的规格推放,可是只要用一套模型,通过输入人体数据就能自动生成符合客户体型的样版
       在其它很多领域,都存在着类似的现象,数据的增加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商业的效率和方式,只有算法的优化才能改变效率,而效率的提升,反过来可以优化商业协同的方式,让他们变得更简单。有个朋友介绍了一个煤炭运输行业的平台,通过算法,让通往各地的煤炭运输车辆能够最大程度地降低空载率,实现了更好的产业协同。
 
       其实在服装行业目前存在着巨大的产业浪费,比如:经常有品牌企业因为熟悉的工厂没有产能而错失市场机会,而也许千里之外的多家工厂正在闲置,如果有了基于算法的互联网平台,可以大大减少产业的浪费。致力于产业平台的商家无需惦记着实体企业的产业数据,而应该致力于优化算法,让产业协同更加高效。
 
组织变革势在必行
       工业时代的科层组织由于层级多,决策速度慢,信息缺失,已经完全不能适应产业互联网时代的企业需要了。取而代之,平台化的网络组织是变革的方向。平台型网络组织的特征有两点,一个是灵活变化,可以根据环境变化而快速改变组织的形态,另一个是赋予组织更大的自主决策,让听到炮声的人参与指挥。其实这两条正是实现协同管理的基础。执行力打造依然需要,可是在平台型网络组织中执行力已经不是最核心的了。有人说互联网时代最重要的是创新,其实这要看是什么类型的企业,不同类型的企业对组织能力的要求不同。可是,在产业互联网时代,不管那种类型的企业和组织,协同都是必不可少的。打破传统科层组织的桎梏,建立平台型网络组织需要企业做顶层变革,一般是把企业的支持型部门作为统一的服务平台,而把面向市场的运营人员组合成多个小型的业务单元,每个单元都有非常大的自主权,甚至有的企业把他们作为自负盈亏的独立核算体,有点内部创业的性质。这种自负盈亏的组织降低了管理要求,充分激发了组织内部的工作动力,能够带来更大的竞争力。可是,自负盈亏的团队也会产生一些弊端,比如往往会产生各种短期行为,甚至有的还会产生内部竞争的无序。这就需要企业从制度层面进行一定的规范,信息化系统也特别重要。
 
       总之,产业互联网时代,企业的变革需要从各个维度进行立体化的思考,变革的过程只有开始,没有终点。
 
博克提供数字化基础设施